印度强修水电站影响我国生态环境多次反对无效被我国一招反制
【字体:
印度强修水电站影响我国生态环境多次反对无效被我国一招反制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早在农业时代,由于江河水源在生产资源领域具有的重大意义,不同地域由争水而起的冲突便层出不穷。到了现代社会,那些跨越两国或者更多国家的江河更是被视为争夺焦点,尤其是考虑到能源和安全等维度,争端愈发激烈。

  在众所周知关系不太和谐的中印两国之间,就有一条这样的河流。雅鲁藏布江是典型的高原河流,拥有巨大的水电能源潜力,不过由于它跨了国,修建水电站不可避免会给上下游的邻国带来影响。为此,我国与印度之间曾经发生过多次纠葛和争议。

  而印度在强行修建水电站影响我国生态环境,我国多次反对无效,最后被一招反制。

  对大部分不常住西藏的国人来说,雅鲁藏布江最频繁出现的地方可能是在种种与西藏相关的歌曲里。这个名字中“藏布”是藏语中江河的意思,可见它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之深,新闻有时也使用简称把它叫做雅江。

  这条河流发源于喜马拉雅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流经墨脱、南迦巴瓦峰等著名地标,接着就出现了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在印度,这条河被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进了孟加拉,它的名字又变成了贾木纳河,最终汇入恒河水系,形成了世界最大的三角洲。

  既然这条河拥有如此特殊的地理条件,也就决定了这条河流上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至少与三个国家的利益息息相关。沿途三国中的任意一国一旦打算利用这条河水做点事情,必然会招来另外两家的关注。

  而雅鲁藏布江的源头海拔高、流经落差大,简直就是天造地设开发水电的黄金水道。不管是我国,还是他国,在布局筹划能源产业、均衡各地电力基建的时候,都必然会考虑到雅江的优越条件。

  其实说到如何合理地利用河流、既方便自己也不给邻居造成麻烦,我国早在春秋时已经有了协商处理的先例,如今也与不少邻国建立了合作对话机制。也就是说,这其实并不是个新鲜问题,也不乏成功的先例可以参考和效法。

  春秋时期,被称为“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运用国力带来的强大影响力,在葵丘(今天的开封一带)约集诸侯会盟,连周天子都派出了代表参加。在会盟现场,齐桓公促使各方承诺遵守一系列共同的规则,其中就包括一条“不准以邻为壑”。

  这一条盟约的含义,就是约定任何一个诸侯国在治理本国水患时,都不准将邻国当作排水泄洪的水坑。

  到了现在,我国与柬、老、缅、泰、越五国一同组建了“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在这个机制的框架下也能够完成卓有成效的对话与沟通。

  不过事实证明,不管是古时候还是同时代的参考案例,一旦对象变成了印度,似乎都不太有效了。

  近年来,全球呈现出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潮流大趋势,印度同样对这些领域的基建设施下了大力气去推动。面对来自青藏高原、落差可观、蕴含着大量水电潜能的布拉马普特拉河,印度认为发展小水电是符合自身需求和利益的。

  仅在2008年至2010年期间,印度便对该河流域的25个水电类项目进行招标,最终送交国家电力管理局审批后,其中14个获批通过。

  然而该地区地势复杂交通不便,如果想要借助数量众多的小水电站来获取足够的发电量,很难避免对该河流域的生态植被、野生动物种群等自然条件造成巨大伤害。

  更有甚者,为了修建水电站必不可少的大量配套道路,土地将遭受侵蚀,甚至连山陵的地质结构都会发生改变。

  情况发展到这一步,显然就不是印度一国自己内部的事务了。而印度此前在类似问题上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放心。例如印度最大水电项目、规模达3000兆瓦的Dibang水坝,便因为对自然环境影响太大、政府提出的环评报告又极不专业而饱受争议。

  在印度政府针对Dibang水坝对环境影响提供的报告中,出现了从未出现在当地的生物名称,例如塔尔羊;甚至还有谁都没听过的“全新”动物名称;就连相对常见的捕蝇草,也被报告描述成了“一种尾部类似植物叶片的飞行生物”。

  曾经有多年从事野生动植物研究的生物学家专程撰文,严厉批评了印度政府这种既不负责任又不尊重科学的行事风格。他们呼吁应当确保建立有效的机制,在尽量避免冲击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发展小水电。

  面临这样的局面,我国自然也对印度在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流域大规模推进小水电站建设的规划提出了异议。而印度却根据通行的江河水“优先占用”原则,将我国的态度解读为上游与下游对河流权益的争夺,因此表现出一种拒而不听的态度。

  既然反复沟通对话都没有实际效果,我国便开始按照自己的步调对这条河流进行开发利用。

  雅鲁藏布江本身拥有极大的开发价值,根据测算,它蕴含的水能含量占了全国总量的六分之一,所占比重仅次于长江。而青藏地区由于自然条件的诸多限制,就地发电比起远程输送要有利得多也稳定得多。

  2014年底,耗时近8年的藏木水电站竣工发电。这是我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它的投产对于青藏地区的经济民生有着重大意义。六台机组总装机容量达到了51万千瓦,推动西藏的电力规模从10万千瓦级跃升到50万千瓦级。

  由于藏木水电站立下了汗马功劳,使得青藏地区每逢冬春季节就缺电的问题大为缓解,光是替代燃油机组实现供电,每年就能够节约中央财政补贴约18亿元。在统筹安排之下,甚至还实现了藏电外送。

  那么,让印度焦头烂额、争议烽起的环境保护问题,在藏木水电站这个例子上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这个水电站拥有全世界海拔最高、亚洲范围内落差最大的鱼道;除此之外,还投入大量资金建立了西藏第一座、至今仍然规模最大的鱼类增殖放流站,每年再投入600多万元用于本地土著鱼种的繁殖和保护。

  而与此同时,虽然印度一直把这条江河上的水电站视为争夺主动权的先手,可是要建的水电站却又迟迟拿不出来。印度曾经有14个水电项目获批通过,但却没多久就陷入了民众质疑、环保许可通不过或者缺乏资金的境况,建设进度出现种种延宕。

  这其中也多少反映出中印两国对待基建项目的不同做法,要尽量减少大量中小型水电站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更高层面的统筹规划,以高效率、大容量的水电站来达成目标。而不是放任中小型水电站各行其是,这样必然给环境带来极大负担。

  当然,这个水电站从动工建设、首个机组发电直到全机组投入使用,一直都吸引着印度方面的极大关注。印媒将中国在上游修建水电站的举动与供水威胁联系起来,并激烈指责印度政府对于潜在的危险“过于麻木”。

  对于这一类的炒作逻辑,中国外交部给予了一定的回应。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在涉及跨境河流开发的问题上,一贯都秉持负责任的态度,不会对下游地区的情况坐视不理。

  其实,这座水电站的原理是径流式水电站,一开始的设计目的就并不是蓄水。因此印度方面的担忧实际上属于一种杞人忧天,永远使用“对抗”的思维去处理问题。

  在藏木水电站投入使用之前,西藏相当多的地方还停留在“一天停三次电”的境况中,家家户户自备柴油发电机,光是日常生活都需要费心费力,更不用谈进一步的发展。

  据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西藏全区人均用电量仅仅只有1187千瓦时,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这在我国各种用电产品大规模普及、足以改变人们生活面貌的大背景下,显然成为了制约民生水准的一大瓶颈。

  而水电站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缓解缺电问题、提升居民生活质量,更在于改善当地交通等基础设施,让居民的就业、物流、消费等活动都加速发展起来,从而让经济产生质的飞跃。

  我国修建水电站,其目标永远都是以民生和经济为主,并不针对哪个特定的国家。

  除了藏木之外,印媒炒作的对象还包括另外几座“据说”中国正在计划或者已经开始动工的水电站,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墨脱水电站。

  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有印度专家组宣称,由于中国即将陆续在河流上游修建多个水电站,考虑到其对下游可能产生的影响,印度有必要对此进行严密监控。

  而西藏墨脱,以“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而知名。从派区到墨脱的河段落差超过2000米,根据水利专家估算,最理想的情况下将有每秒2000立方的水流量获得利用,足以支持一座总装机容量超过4000万千瓦的巨型水电站。

  这个水电站一旦建成,其输电量大致相当于三个三峡,不但完全能满足青藏地区的需求,还能通过超高压输电供应给西南地区甚至中部各省。

  如今我国的火力发电仍占了总发电量中不小的比例,为了进一步提升水电产量,在墨脱修建水电站可以说是势在必行。据估算,墨脱水电站一旦建成并投入使用,可提供相当于8000万吨标准煤或者4000万吨石油的能量,超过我国每年进口石油总量的一半。

  水电能源与传统火电相比,最大优势在于不消耗燃料的环保特质,属于廉价且可再生的绿色能源,因此墨脱水电站还带有巨大的生态环境保护效应,节省煤炭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对于缓解全球变暖有着巨大的作用。

  但当地的高海拔、复杂地形、交通困难、生态平衡难度大,都对工程的设计和施工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正是因为存在着以上种种现实因素,墨脱水电站在修建前必然要经历长期的规划和勘探。此外,还需要发展创造足够的交通条件,并对施工环境和大坝营收进行全方位评估。必须将必要的条件准备到位,修建墨脱水电站才可以说是有所把握。

  接受计划勘探的河段,其总装机容量预估已达整条河流的六成以上。印度自己在处理跨境河流的问题上曾经有私自开闸放水、坑了下游的先例,因此以己度人,始终认为中国计划在墨脱修建大坝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甚至还认为我国存在让河流改道的企图。

  对于我国在雅鲁藏布江上游修建水电站的规划和行动,印度始终一致地表现出相当激烈的反对,而由于墨脱这个地方特殊的地理原因,它成为了印度反对的中心和焦点。

  如今的雅鲁藏布江上,已经建成和正在建设的水电站大大小小已经超过了15座,为青藏地区乃至整个中国获得更为绿色合理的能源结构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从墨脱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来看,一旦仍处于规划和勘探中的墨脱水电站成功建成,它无疑将成为继三峡大坝、港珠澳大桥、青藏铁路之后的又一超级工程。

  不可否认,一旦在上游修建了大坝,香港马免费料,就相当于掌握住了下游水资源的命脉。但若用长远目光来审视,随便用水来挟制邻国很容易埋下不合,我国也已多次声明国内建设与别国无关,印度式“中国针对我”的既定思维实在并不可取。

  《印度最大水坝Dibang引发环境担忧》 中国能源报,2014-10-29

  《印媒:印在雅鲁藏布江建水电站试图遏制中国项目》参考消息,2015-10-23

  《西藏最大水电藏木水电站全面运行 印度担心影响本国供水》观察者网,2015-10-1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